心说祝融夫人两人此时已经是看向了祝融夫人

分享到:
  是没有给过他什么特别好的东西。无非就是吃的这些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一直都是在惦记着汉人的东西,所以这次是义无反顾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和他所想,终究是不一样儿啊。这马超凉州军。居然是这么强悍,自己没有料到。
 
    虽说以前是,听人说过,凉州军如何如何了得。但他之前所认为的。那都不能算是眼见为实,所以孟获还真就是不怎么相信。
 
    可真正和马超凉州军交上手了之后,他是真认识到了,这可比自己预想的厉害多了,这自己的南蛮军什么时候能赢了人家啊。用汉人的话说,是不是要等到猴年马月才可以?
 
    如果说是败了一次,孟获还有些信心,但是如今这又逢大败。而且自己用什么计,人家都给识破了。最后还来了个将计就计,所以他是真心对这个无奈。自己也是想了不少,但就是没办法胜了人家。
 
    而没有办法胜利,就不能让马超妥协,马超不妥协,自己就没有办法让蛮族过上更好的日子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心里是忧虑这个,在孟获看来,只有马超怕了自己,才能和自己妥协,因为他胜不了啊。但如今却是自己胜不了人家啊,那么是不是说让自己和他妥协呢。
 
    孟获之前一想到这儿,他就直接是摇头给否定了,因为自己堂堂的蛮王,能和汉人妥协吗。哪怕这个马超,是,他的势力比自己大,据说是占据了多少多少个州,而且实力好像也比自己强,有多少多少人马。
 
    这个绝对是孟获不想承认的,马超不单单是比他势力大,一样儿,实力也比他强。这个是肯定的,要不如此的话,那不就坏了。
 
    不过孟获他心里,显然是不想承认这个。他倒是承认马超的势力比自己大,但却不承认马超凉州军实力比他南蛮军强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觉就睡到了上午,还是祝融夫人拎着他的耳朵,把他给整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哎呀夫人啊,你就不能让为夫再小睡一会儿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直摇头,“你看看你啊,这董荼那刚身死,你不去想着怎么去和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去解释,你倒是做其美梦来了!”
 
    经过自己夫人一提醒,孟获是赶紧起来了,心说可不是吗,这董荼那的事儿,自己怎么说也得给两人一个交待才行啊。
 
    虽说其人确实是,死有余辜,但是两人得知消息后,要是不明情况的话,还以为是自己报私仇,所以才给他杀了的。
 
    “不好,不好啊!对亏有夫人提醒,要不险些是耽误大事儿了!”
 
    “来人去把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给我叫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异族毕竟不是汉人,所以他们也没有什么表字,直接就叫名儿,然后也没有那么多礼节,请字什么的,基本是很少说。所以都是把谁谁谁给叫来,让谁谁谁过来,都是这么干脆的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两人就一起来了,他们在来孟获中军大帐前,还碰到了一起,说了一下董荼那的事儿。别说,他们知道消息可不必孟获慢,毕竟他们也有细作在董荼那那儿。别看他们都是洞主,但是洞主之间可也不是怎么怎么友好的。说白了,都是利益,利益的问题。
 
    就像他们彼此间都有细作在。他们和孟获,孟获和他们,也是一样儿,这个谁都知道,不过都是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这事儿根本就禁止不了人家,所以只能是如此。
 
   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进了大帐后。看着孟获,孟获一笑,“二位还客气什么。坐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坐下后,孟获是轻叹了口气,“想必你们也知道了,董荼那这个叛徒死了!”
 
    要说孟获这也算是先声夺人吧。他一句话。就把董荼那给定义为了叛徒。那么既然是叛徒的话,所谓是“人人得而诛之”啊,所以就算是自己把他给杀了,又能如何?
 
   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对视了一眼,两人心说,这董荼那是叛徒不是叛徒咱们不知道,但是其人身死,和你孟获脱不了关系。这个却是一定的。据说就是祝融夫人,去了董荼那的大帐。然后他就死了。
 
    其实董荼那死不死,对于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来说,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。但是说实话,这个因为董荼那死了,让两人却也难免是兔死狐悲。在他们两人看来,昨夜是董荼那给孟获给杀了,那么今夜会不会是自己两人也被孟获给杀了呢。所以就因为这个,他们心里是提心吊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对于孟获所说董荼那是叛徒,两人是一个字都不敢问,万一一问为什么啊,结果被孟获给杀了,你说你还上哪儿去说理去。
 
    两人怕都来不及呢,还敢去问吗?
 
    不过孟获好像是看出来两人的疑惑了,他便再次说道:“想必你们心中却是有疑问,董荼那怎么变成了叛徒吧?”
 
    两人还是没说话,孟获一笑,说道:“你们应该知道,昨夜董荼那那一洞的人马,可是叛变了!”
 
    两人这个时候是点了点头,“那么你们难道不认为,要是没有董荼那的指使,他那洞的人马会叛变?”
 
   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对视了一眼,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异族的大脑,确实不能指望着他们转多块,也就孟获能稍微强点儿,不过两人确实是才想。不过在他们来看,这董荼那的人马叛变,也不一定就是和董荼那有关系吧。但是两人不敢说这个啊,只能是继续看着孟获说什么。
 
    孟获感觉这两人好像不相信自己啊,所以只能是对两人说道:“这夫人是很清楚的知道此时,所以不如让夫人给你们讲一讲吧!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,是差点儿麻爪儿了,心说祝融夫人?两人此时已经是看向了祝融夫人,结果她正对两人笑呢。
 
    两人赶紧一低头,心说可别笑了,估计董荼那就是这么看到你,然后就被杀了的吧。你这哪是笑啊,是刀,是笑里藏刀,对,不就是笑里藏刀吗。
 
    孟获看着两人的样儿,心说还制服不了你们了?走着瞧吧!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看了眼祝融夫人,祝融夫人对他点了点头,然后便对两人解释开了。
 
   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心说,我们宁可不要知道这些了,也不想让祝融夫人给我们解释!不过这话他们哪敢说,只能是听着祝融夫人给他们解释。
 
    祝融夫人说得很简单,就是除了大帐,发现董荼那的人马叛变,然后就去了他的大帐,结果董荼那承认了,然后自己自杀了。
 
    不过金环三结和阿会喃明显是不相信,是他们的细作也是这么回报的,说是祝融夫人进去后。没多久,董荼那就身死了。但这个到底其人是怎么死的,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却有些怀疑。不过怀疑归怀疑。要让他们直接去和孟获还有祝融夫人去说这个,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儿,他们也不敢啊。
 
    最后祝融夫人说完了,对两人说道:“不知你们听懂了没有?”
 
   
 
    两人是赶紧点头,“懂了,懂了!”
 
    “听明白了,明白了!”
 
    孟获一看两人的样儿。他就笑了,心说真是“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”啊。也就是本王的夫人能制服你们。当然本王也可以,不过本王却不想以势来压人了。
 
    幸好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不知道孟获心里所想,要不估计两人还不一定要如何去鄙视他呢。就孟获还不想以势压人,从来他都是如此。没有改变过。难道不是以势压人。还能是以德服人了?
 
    两人擦了擦汗,心说是不得不低头啊,这在孟获和祝融夫人面前,自己两人要再不老实点儿的话。孟获这边直接把两人给归为和董荼那一类,都是反叛,那么自己两人就真活不了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虽说这个时候是低三下四,委曲求全,但是自己两人都认了。
 
    因为这样儿就能活。要不谁知道孟获要做什么,自己两人可不想步董荼那的后尘。他是死了。虽说是死得不明不白,但也算是一了百了吧。可自己两人绝对不想一了百了,宁可被孟获给这么压制着,只要能活着,就好,就好啊。
 
 
    “你们觉得董荼那如何啊?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大王,其人既然敢通敌,反叛大王,趁乱造反,确实是该杀啊!”
 
    这是阿会喃的话,而金环三结自然也是不甘示弱,说道:“可不是,要我看,杀他一千次一万次,都不为过!”
 
    孟获则说道:“二位却是说错了,这董荼那可不是夫人所杀,是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,所以自杀了!”
 
    两人是赶紧说道:“对,对,对,董荼那死有余辜,他是自杀的!”
 
    “是,大王说得没错,其人是自问谢罪!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则是对两人直翻白眼,心说本来其人就是自杀的,你们这么一说,还以为是大王逼着你们说的似的。
 
    两人当然不知道祝融夫人所想,不过孟获确实是对两人满意的,心说如此,也就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知道,董荼那的事儿,暂时就算是过去了,至少在金环三结和阿会喃那儿,暂时他们是不会说什么了。至于说以后,谁知道了,不过自己只要实力比他们强,他们就不敢挑事儿。
 
    更何况,如今连董荼那都已经是身死了,他们的力量可以说是削弱了,他们还敢和自己对着干。
 
    以前都不敢,更别说是现在了,所以自己不会怕他们什么,只有他们怕自己才对啊。
 
    最后孟获对两人说道:“因为我军是再一次败在了马超凉州军之手,所以我意是让全军再此地休息三日,然后再说其他,如何?”
 
    金环三结说道:“大王英明,我看就该如此!”
 
    阿会喃也说道:“可不是,大王所言极是啊!”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 » 心说祝融夫人两人此时已经是看向了祝融夫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