估计这个时候他是很难做出这么个选择来的如果

分享到:
 “要是再输了呢?”
 
    “兄长啊,这如今你就算是不和人家战。人家能放过咱们吗?难道说还是往后退不成,越是这样儿。士气就越底,最后要是都兵无战心了,那么咱们该怎么办啊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一听,还别说啊,看着孟优平时好像没有什么头脑,但是到了如今这个时候,却是知道分析了。真是不容易,太不容易了,你要是走这样儿的话,我军还能败吗?
 
    “孟优,你说,如今我军却是要如何?”
 
    “是!兄长,小弟的意思就是,与凉州军全力一战!不过这个时候,兄长可以修书两封,送给距离我们有段距离的两个邻居,一个是秃龙洞的洞主朵思大王,另一个则是银冶洞洞主杨锋,此二人都与小弟交好,所以只要小弟出面,兄长给他们足够的好处,他们一定会来帮兵助阵的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好,这个办法好,正和自己的心意啊。要说这两个人,朵思大王和杨锋,孟获也知道,不过他们彼此距离的就是很远,当然了,还都是属于南蛮部落的人,所以都听说过。
 
    别看两人的实力可能是不如自己,但是自己却也绝对不能小看人家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好,孟优你就如此去做吧!不过此次回去,你别忘记了,再给我拉过来五万人马,我还就不信了,胜不了马超凉州军!”
 
    孟优一听,再来五万?这可真是不少,之前己方一共是来了十五万人马,结果如今就剩下多少了,这再来五万,最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剩下几个?
 
    孟优此时也不敢说别的,只能是点头称是,“是!兄长你就瞧好吧,书信给我后,许给他们好处,他们肯定不会不来的!”
 
    孟获是直点头,确实,他们只要知道我能给他们好处,他们就会来的,要不在南蛮窝着,那多没有意思啊。这带兵来汉人的地盘上看看,不也是挺好?
 
    想到这儿,孟获是用笔简单写了两封信,然后交给了孟优,孟优连整理自己都没整理,直接就和自己兄长告辞,回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他可不是回去游山玩水去了,而是搬兵去了,至于能不能起作用,拭目以待吧。
 
    但是孟获这个时候还是在想着,到底要不要和马超再战。可要是再战,估计还不是人家对手,所以自己还是暂时退兵,这样儿不好吗。
 
    他也知道,如此士气会下降,但是如今却是没有办法啊。如果说自己不暂时退兵的话,那么马超大军一杀来的话。估计己方要抵挡不住。这时候孟获可没想着怎么赢马超,因为他绝对实力不对等,那以少胜多。都是汉人用上阴谋诡计了,可自己,没有啊。
 
    所以既然如此,那也只能是暂时撤退了。虽说自己也觉得,自己胞弟说得没错,但是如今这个时候,自己却也只能是如此。都是无奈,不是吗。
 
    “来人,传我军令。全军后撤二十里安营!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南蛮军是再次后退了,而且一退就是二十里。
 
    马超凉州军大营,他的中军大帐内,“报主公。南蛮军后退二十里安营!”
 
    “知道了。再探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这时候他对旁边的陆逊笑道:“伯言,看来这孟获是怕了咱们了!”
 
    陆逊也笑了,“谁说不是,估计这个时候他是很难做出这么个选择来的!如果按照他的脾气,本来应该是出来与我军一战,但是其人忍住了,而且还后退二十里,却也不得不说。果然还是有两下子的!”
 
    说完,两人是相视一笑。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。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儿,他们已经知道孟获怕了,但是却不那么着急去追击他了。他们倒是要好好玩玩,至于说崔安的事儿,虽说两人都没忘,但却也没有太在乎,毕竟这事儿不能以崔安为主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陆逊还是没有忘了说一句,“主公可别忘了,还有福达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这事儿岂会忘了,不过如今,却还是没到时候啊!伯言以为呢?”
 
    “确实如此!”
 
    “所以,伯言,我意还是我军原地按兵不动,看看孟获南蛮军如何?”
 
    “好,主公所言极是,就应该是如此!”
 
    这时候对方士卒是低落,这个没错,但是如今毕竟不是去追击之前的败兵,逃跑的残兵。而是已经失败过得一支人马,如果真要是给他们逼急了的话,确实是要出事儿的。所以两人的意思都是再等等,观察两日再说。
 
    反正无论是马超,还是说陆逊,可都是认为,己方凉州军绝对是能收拾了如今三万多的南蛮军,如果这都不行的话,那还是打道回府吧,征战什么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退了二十里,然后再次安营,这时候探马来报:“报大王,凉州军大营是毫无动静!”
 
    孟获点头,给探马打发走后,然后他心说,这马超没有动静,说明了什么呢?
 
    是在想着什么阴谋诡计,还是说要找个机会,找个时日来和己方南蛮军决战?
 
    或者说是要做些其他的东西?
 
    不过不管是什么,我孟获都接着了,孟优已经是快马赶赴南蛮,不止是要调兵五万,前来助战,而且还会请来秃龙洞的朵思大王,和银冶洞的杨锋。只要他们肯来,哪怕一个人就带一万人马,两万人,那却也是一大助力。要知道,如今自己这儿,也不过才三万多人啊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祝融夫人是又从帐外进来了,“大王,孟优现在何处?”
 
    “这,这个,孟优这小子跑哪儿去了,我怎么能知道?”
 
    “是吗,不是你派他回去搬兵了?”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此时心说,你怎么知道?不是别人告诉你的吧,有人告密?
 
    看着孟获疑惑样儿,祝融夫人则说道:“孟获,你给我听好了,咱们可是有言在先,你人马没了,就跟我回南蛮。可是如今你让孟优去搬兵,是个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果然是,自己夫人已经是知道了,“这,这个,夫人,你是听谁说的这些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眼眉上扬,“听谁说的?我还用听人说吗,分析,分析出来的,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傻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就有点儿挂不住了,“夫人啊,小声,小声点儿,这要让士卒听到,我这蛮王的脸可往哪儿搁啊!”
 
    “就你还知道自己的脸面?你要知道的话,为何让孟优回去搬兵,难道你就想和马超这么一直战下去不成?”
 
   
 
    这时候祝融夫人是拎着孟获的耳朵,孟获心说,还好别人都看不到,帐中就只有自己和夫人两人,要不还真是,丢人都丢到家了。
 
    不过他嘴上还是求饶着,“夫人轻点儿,轻点儿啊,再拎着就掉了!”
 
    孟获还真是害怕这个,所以不得不求饶,自己可不是这夫人的对手,自己还能不败退吗。
 
    看着孟获求饶,祝融夫人总算是放手了,而孟获显然是经常遭受到“家/暴”,所以看他都已经是习惯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一六七章 崔福达问询主公
 
    “夫人,说实话,咱们之前可没说,就不可以帮兵助阵的,是不是?”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。不过她能让孟获给拿捏住吗,直接说道:“好你个孟获啊,你这是耍赖是不是,我看你是要……”
 
    还没等祝融夫人说完,人做主,她说得算。所以她这么一说,马上孟获是点头应允了,“是,夫人所说不错,就这么一次,要是再败,唉,我就回去!”
 
    他心里也都清楚,无论如何,自己是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自己夫人这些时日,都没有强制自己回南蛮,算是给了自己这个夫君,这个当蛮王的,是天大的面子了。那么既然自己夫人是如此给自己面子,自己再不明白,那成什么了。知道自己夫人也都是为了自己好,所以她说什么,自己就听着也就是了。
 
    如果连朵思大王和杨锋的援军到达,再加上自己的五万人马,还不是人家马超凉州军的对手的话,估计自己可能真不是人家对手了。唉,到时候再说吧,汉人不总该说那话吗,叫什么“车到山前必有路”,我看自己也应该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还别说,孟获他对汉人的了解,绝对不是南蛮其他人所能比的。虽说他比起当年的羌人北宫伯‘玉’,那差得还很多,但比起一般般的南蛮人来说,却是强太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南蛮的人也和汉人打‘交’道,但是却绝对谈不上对汉人如何了解,所以他们和羌人是没法比的,至少羌人和汉人学到了一些比较有用的东西。南蛮的人不是没有学到,但只是很少而已,所以……
 
    真正见识过汉人生活的孟获,他是心里真着急啊,什么时候自己族人也能是真正过上好日子呢,不知道。
 
    看到孟获答应下来了,祝融夫人这边儿终于是“多云转晴”了。她本来都已经想好了,要是孟获再不答应的话,自己就算是动用武力,也得让他答应下来。
 
    虽说祝融夫人也不觉得这个几率有多大,她不是认为孟获会胜,而是最后依然要败。可败了之后,自己这个大王、夫君,真就能甘心退回南蛮去吗?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对此也不知道,不过她知道的是,这如今就只能是“走一步看一步”,毕竟和马超凉州军的战斗,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 » 估计这个时候他是很难做出这么个选择来的如果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