觉得也挺有意思让他到别地方去他都不去

分享到:
  却也还没结束。而如今自己夫君更是要从南蛮请来援军,一起对付凉州军。祝融夫人确实是有些不太明白,但是自己夫君都这么做出来了,还能说什么。只能是以后不让他再搬兵了,要不什么时候才能完啊?
 
    终于是看到自己夫人脸‘色’是有些缓和些了,孟获是赶紧在一旁主动给祝融夫人捶背,没办法,这怕妻子的,经常干这事儿。还要除了他们自己,是没有人能看到这一幕。要不让南蛮军看到的话,这孟获这个蛮王,肯定是丢人丢到家了。
 
    边给祝融夫人捶背,孟获还边说:“夫人,好了,好了,这事儿为夫也承认,确实是有欠考虑了,不过如今你不已经都知道了吗,而且咱们还有了新约定,所以你就别担心了,我说话算数!”
 
   
 
    祝融夫人一听,心里就笑了,心说你孟获说话,我认识你这么些年了,好像还真是不能听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这个时候,我却也只能是选择相信,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。至少如今,堵住你,不让你再去搬兵,要不还不没完没了了?
 
    我看你这次再败给马超凉州军的话,你要如何,请求援军,你还能把南蛮诸部的人马,都给拉到益州腹地来?你孟获要真是有那么大本事的话,可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南蛮王了,就连他马超,大汉朝廷,也不敢小看了你不是。
 
    而且真要是那样儿的话,你觉得你会输得这么惨吗?这么些时日,十五万的人马,就变成了如今的三万多,这要惨成什么样儿?
 
    蛮王当成你这样儿,也真是够可以的了。你要真是南蛮之主的话,这次估计丢人得丢到整个南蛮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祝融夫人贬低孟获,其实祝融夫人能看上孟获,确实孟获在他们那片中,是个人物,算是英雄。给他时间,他要是真好好去经营的话,未必成不了南蛮之主,真正的南蛮王。所以祝融夫人和他在一起了,不过孟获这人身上的‘毛’病也多,让她也是不得不头疼。
 
    而且这连南蛮都没真正臣服呢,他就直接带人去进攻益州的地方了,这不挑战马超的脾气吗?
 
    那马超是什么人,那凉州军是个什么样儿的队伍,祝融夫人之前是没有亲眼见过,可却也都听说过。
 
    烧当羌怎么样儿,在西羌可以说是有些势力,但是如今又如何了,还不被人家马超凉州军给灭了。每当祝融夫人想起马超凉州军,就觉得要联想起来已经灭亡的烧当羌,毕竟这个事儿,是让天下都震惊的一件事儿,多少人也算是认识到了,马超可绝对不是个什么良善之辈,那是个狠人啊!
 
   
 
    而如今孟获和人家对战,是一点儿便宜都没有占到,祝融夫人早就知道,自己夫君是斗不过人家,但是如今也只能是慢慢来,什么时候他真正是败得没话说了,就赶紧回南蛮去吧。
 
    马超这个时候正在头疼,因为崔安知道了孟获退兵二十里的消息后,直接就来中军大帐,找他说要进兵去杀敌。所以马超一听,他还能不头疼吗。心说这大爷这时候倒是来得‘挺’快啊,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?
 
    要说崔安自己关注这事儿,也不是没可能,只是马超还不太相信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还特意问了一句,“福达啊,你这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,孟获退兵二十里?”
 
    崔安嘿嘿一笑,“主公,这这么大得动静,俺还能不知道吗?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,要不谁能告诉俺不成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缓缓摇了摇头,“这事儿也不是没可能吧!”
 
    顿了一下后,再次对崔安说道:“不过福达,我是对你如何知道的不感兴趣,不过你想要如今我军进兵,却还得等着才行!”
 
    崔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,他是丧气了,然后说道:“主公,这到底什么时候时机能熟了?
 
    马超笑着摇了摇头,“也许下一刻就是,也许好几日之后也没有,这个谁知道了!”
 
    崔安闻言,是更丧气了,毕竟自己主公不进兵的话,就靠着自己一人,能抓到孟获?可能吗,所以大队人马不前进,靠着自己一人是不行啊。
 
    看着崔安这样儿,马超一笑,崔安和别人都不一样儿,他基本是有什么情绪,就都表现出来了,不会去隐藏什么。所以他丧气,就是真是丧气,失望,是希望自己进兵,可惜却是暂时没成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马超是劝道:“福达,别丧气,不都说了吗,也许下一刻,这机会就来了!”
 
    崔安是一脸苦笑,“主公,俺可不傻,你不还说了,这也许好几日都没有时机呢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行啊,军中‘混’了二十几年,连崔安也是变得聪明了,好事儿,好事儿啊。以前觉得他大脑不太好使,但是如今这是往好了发展啊,转得倒是不慢了。好,好啊,确实是好!
 
    马超只能是对崔安一笑,“福达你这着什么急呢,那孟获也不能长翅膀飞了不是,所以只要再次和孟获南蛮军‘交’手,一定让你立功,行不行?孟获也都是你的,行不行?”
 
    崔安一笑,“主公,俺也不是要功劳,而是实实在在的啊,你就看俺怎么再次擒住那姓孟的吧!他能在俺手底下跑个一次两次,难道还能跑三次四次不成?”
 
    “好,既如此的话,那么到时一切就都看福达的了!”
 
    “没问题,主公放心就是,一切都包在俺的身上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崔安是拍着‘胸’脯保证,把前‘胸’拍得是啪啪直响,看着崔安这信心十足的样儿,马超心说,还别说啊,最后估计这擒拿孟获的重任,还就得落在崔安的身上。
 
    毕竟自己是不能直接拿着兵器出战,那么能稳胜孟获的,也就只有崔安了。再说孟获会是一个人等着让你去抓他?
 
    所以不说有祝融夫人这么一个强力的帮手,还会有他的护卫队,死忠他的人,所以崔安确实是主力。如果说他擒拿不住孟获其人,基本上己方这边儿也是很难抓到了。除非是用计,让他难以逃脱,不过也是要费些劲。毕竟人家还有三万多人马呢,这个也是实实在在的。
 
    “好,好啊!这擒拿孟获的事儿,就全靠福达了,到时候,还得是福达多出力才是!”
 
    “主公就瞧好吧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表示放心。确实,这事儿除了崔安,别人还真是,不太行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终于打发走了崔安,马超心说,这终于是送走这位大爷了。
 
    虽说这些年过去了,崔安确实是改变了不少。但是马超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,毕竟崔安这人真要是发起疯来,没几个人能拦住。自己也许是行,可别人呢,真没几个人行的。
 
    崔安这人的思想简单,在他看来,就那么几件事儿让他上心,武艺上的,然后就是战事,和人家单挑,杀敌,这类的事儿,最后就是吃喝的,就这些。其他的,不是说他,就连他父亲,崔鸿,他也是很难想到。
 
    这一年下来,他能想起崔鸿一次,那就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而崔鸿这个崔先生,马超觉得也‘挺’有意思,让他到别地方去,他都不去。刘宏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,他还记得刘宏的圣旨呢,不得出扶风茂陵一步。结果这么些年了,崔鸿是真听话,别说一步了,半步都没有出来过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不是没劝过,但是一句话都不顶用,所以他也算是知道了,没有刘宏的圣旨,崔鸿是不再出来半步的,就等着老死在茂陵了。
 
    说实话,马超对这个崔先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在他看来,这读书人读书读成这样儿了,这是一个迂腐能解释得清楚的吗。崔安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看法,反正在他看来,自己老爹好好活着就行,其他的,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在家待着,不也‘挺’好吗。
 
    至于马超也不是没和属下人说过,但是没有好办法,连贾诩都没办法,贾诩就说了一句话,“主公,属下也没有本事能让刘宏再活过来,这事儿没解!”
 
    最后马超终于是放弃了,毕竟谁有本事让刘宏活过来啊。刘协的圣旨,他倒是能整来,可是有用吗,自己这个崔先生就认识刘宏的圣旨,让马超是无奈地不行。
 
    马超也不能把崔鸿给绑起来,让他去别地方吧,毕竟崔鸿是他师长,这么做事,要让天下人诟病的。从来都是尊师重道,哪有把自己老师给绑起来的,不管是什么原因,都说不过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最后马超是不得不放弃,因为没有办法,你不放弃能行吗。
 
    他最后算是知道了,这崔家
    让座后,陆逊笑道:“主公,刚才属下看到福达,这是刚离开?”
 
    马超苦笑了一声,“可不是吗,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,这不就来找我了吗,头疼啊头疼!伯言,看来咱们得赶紧找机会进兵和孟获决战了,要不福达这都等不及了,心里还不一定是如何埋怨我呢!”
 
    陆逊也是一笑,“主公所言不错,谁说不是!”
 
 
第一六八章 陆伯言提醒马超
 
    马超这时候一看陆逊,他心说,这事儿不会是……
 
    所以他就问道:“伯言,此事不会和你有关系吧?福达这前脚刚离开,你这后脚就到了。\\”
 
    陆逊一听,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啊,自己能干这事儿,主公我可是站在你这边儿的啊。
 
    不过陆逊是什么人,他还不知道自己主公这是玩笑话吗,所以他就是一笑,“主公,也真是如此的话,属下也就不用来了,不是吗?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:“不知伯言你的意思?来找我何事?”
 
    “主公,属下还是来说说孟获的事儿。”
 
    “伯言有话,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“主公,这我军进兵,他们就退兵。显然,孟获这个时候并不想与我军一战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确实是这么回事儿,所以自己这个时候也是按兵不动,看看他孟获到底是什么时候敢再一战。
 
    马超当然不会怕了孟获南蛮军,但是同样,己方凉州军的士卒,难道就不要休息了吗。所以连日来得征战,马超心里也清楚,也是该让己方士卒好好休息的了。要不己方士卒士气大振,精神饱满的话,马超早就带兵杀过去了,还等孟获怎么样呢?
 

欢迎转载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腾讯分分彩_分分彩网站 » 觉得也挺有意思让他到别地方去他都不去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